央行喊话人民币逆势转升 多空对决持续升温

2018-10-29

央行喊话人民币逆势转升
 
本报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
 
随着美元指数强势突破过去两个月的最高点,人民币汇率的“守7”大战再度打响。
 
截至10月26日21时,境内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CNY)徘徊在6.9476,盘中一度跌至2008年5月以来最低点6.9682;香港离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H)则触及6.9638,盘中一度创下去年1月以来最低点6.9770。
 
“10月26日中间价创下去年1月4日以来新低值6.9510,一度吸引不少对冲基金大举沽空人民币押注汇率迅速跌破7整数关口,所幸中国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喊话震慑人民币空头,令人民币不但收复当日跌幅,反而一度出现约100个基点的反弹。” 布朗兄弟哈里曼(BBH)全球外汇策略主管Marc Chandler10月26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在他看来,这场人民币汇率多空对决在10月24日悄然打响——当天人民币即期汇率市场创出663亿美元巨额成交量,一度让对冲基金猜测中国央行入场干预与空头博弈,令人民币即期汇率得以守住6.95整数关口,但随着10月25日公布的9月银行结售汇逆差创去年6月以来最大值176亿美元,他们认为央行不会再“固守”6.95整数关口,因而在过去两个交易日加大沽空力度,企图一举将人民币汇率压低至“7”上方。
 
10月26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表示:“对于那些试图做空人民币的势力,几年之前我们都交过手,彼此也非常熟悉,我想我们应该都记忆犹新。我们有基础、有能力、有信心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在对冲基金MKS PAMP分析师Sam Laughlin看来,潘功胜此番表态无形间破除了对冲基金认为“人民币均衡汇率可能跌破7”的估算,反而对当前越演越烈的人民币空头构成新的威慑力。
 
“如今贸然大局沽空人民币,很可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10月26日,一家美国对冲基金经理直言。
 
多空对决持续升温
 
10月24日起,这场人民币多空对决变得“火星四溅”。
 
“24日对冲基金借着近日股市大跌与美元反弹之势,开始加大沽空人民币力度,企图一举将人民币汇率打压至7附近。” 26日,一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向记者透露。没想到多空双方在6.95关口激烈厮杀,导致当天人民币即期汇率成交量创下年内最高值663亿美元,较以往单日平均成交量高出足足一倍,显得极其不同寻常。
 
记者多方了解到,当时不少对冲基金经理认为,当日成交量之所以激增,不排除是中国大型银行买入人民币,确保人民币守住6.95关口。因为一旦跌破6.95,人民币即期汇率将直接考验7整数关口。
 
“不过,目前央行干预汇市的观点仍缺乏依据。”上述外汇交易员表示。如今越来越多投资机构更愿意将当天成交量骤增归咎于对冲基金的“倒量行为”,即他们通过自买自卖“扩大”成交量,以此营造多空对决的激烈局面,吸引押注人民币汇率下跌的跟风盘涌入以壮大空头声势。
 
甚至部分对冲基金认为,中国央行或鉴于9月银行结售汇逆差创下去年6月以来最大值,不再死守6.95关口。这导致过去两个交易日对冲基金加大沽空力度,令人民币汇率不断向“7”逼进。
 
Marc Chandler指出,对冲基金此番沽空人民币之所以“来势汹汹”,还在于过去一周7天期离岸市场人民币拆借利率HIBOR较10月中旬创下的年内高点7.04752%有所回落,吸引对冲基金借入更多离岸人民币头寸用于抛售沽空。
 
“他们还密切关注每月境外资本增持人民币国债的数据——由于9月外资增持人民币国债金额环比下降近9成,让他们发现资本项下顺差对人民币汇率的支撑作用开始减弱,从而对沽空人民币套利更加信心满满。”他补充说。
 
不过,多数对冲基金仍延续以往沽空人民币套利的操作方法——按周借入离岸人民币头寸用于抛售沽空,一旦他们发现央行有任何新的措施,就迅速撤离。
 
Sam Laughlin认为,这背后,是多数对冲基金依然担心人民币汇率越逼近7整数关口,中国央行的措施就会越猛烈,此前一些对冲基金同样在6.95附近大举沽空人民币汇率,反而因央行措施遭遇亏损出局,所以他们此番沽空行动同样显得小心翼翼,避免重蹈覆辙。
 
触发境内外人民币汇率持续回落的另一个幕后推手,是企业购汇避险需求骤增。
 
尤其在9月银行结售汇逆差数据持续扩大与美元强势反弹的双重压力下,越来越多外贸企业纷纷提前加大购汇力度(或留存更多外汇资金在境外)“未雨绸缪”,导致人民币汇率呈现持续大跌趋势。
 
“所幸的是,即便沽空力量再度汇聚,也没能令人民币跌幅骤然放大。” Sam Laughlin直言,当前人民币汇率跌幅与同期美元指数涨幅相当,显示市场对人民币单边大跌的预期并不强。
 
汇率下跌压力待解
 
在对冲基金BMO Capital Markets策略分析师Aaron Kohli看来,当前人民币汇率单边下跌预期不强,主要鉴于两大因素:一是在8月央行对银行远期售汇业务征收20%外汇准备金后,9月银行远期结售汇转为顺差3亿美元,较8月逆差54亿美元有大幅改变,大幅缓解离岸市场人民币远期汇率下跌压力;二是央行重启逆周期因子也令整个外汇市场对远期汇率跌幅产生分歧,有效分化了市场看跌预期。
 
不过,记者从多位外汇交易员处了解到,尽管过去三天人民币多空对决趋于激烈,中国央行似乎尚未动用逆周期因子打击人民币空头。
 
数据显示,8月中旬美元指数触及96.66时,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CNY)徘徊在6.93附近,如今美元指数重回这个点位,CNY则跌至6.94-6.95之间。
 
一家国有银行外汇交易员认为,去年逆周期因子引入之所以能大幅提振人民币汇率,主要原因是当时中国经济保持较快增长且美元指数跌跌不休;如今中国GDP增速放缓,加之美联储持续鹰派加息令美元大幅升值预期升温,若央行贸然动用逆周期因子,反而导致人民币汇率“虚高”,吸引更多企业逢高购汇盘潮涌,令外汇市场出清问题再度浮出水面,最终拖累人民币汇率惯性下跌。
 
在他看来,当前中国相关部门要缓解人民币汇率下跌压力,还需多管齐下,一是出台更有效措施稳定经济预期,二是引导外贸企业采取“风险中性”的套期保值策略,而不是一味囤积美元押注人民币贬值获利;三是进一步扩大国内金融市场开放力度,吸引更多外资加仓人民币债券股票资产,对冲潜在的资本外流压力;四是进一步加强逆周期调控,有效遏制借美元上涨押注人民币下跌的顺周期行为发酵。

10月26日,潘功胜表示,近年央行积极采取措施稳定汇率预期,包括不断完善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并保持汇率的弹性、针对外汇市场顺周期行为,继续积极采取宏观审慎政策等措施稳定外汇市场预期。
 
“对冲基金对潘功胜此番表态的解读是,尽管中国央行对人民币汇率波动扩大的容忍度不断提高,但央行有能力阻止人民币过快大幅下跌。”10月26日,一家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坦言,这也触发10月26日午盘人民币汇率一度收复当日跌幅,甚至出现约100个基点的反弹。
 
“显然,市场情绪再度因此出现逆转。”他告诉记者。在潘功胜威慑人民币空头后,如今越来越多对冲基金认为,短期内人民币受制经济增速下滑、中美贸易摩擦延续与结售汇逆差扩大等因素存在较高的下跌压力,但中长期而言人民币汇率仍不具备单边大幅下跌的基础。
 
在他看来,这意味着这轮人民币多空对决会很快偃旗息鼓,除非美元指数飙涨令人民币被动下跌至7整数关口,对冲基金才有机会豪赌成功。

【免责声明】:以上文章转载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愿在本网发布,请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可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