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一天批复 4000 亿元基建投资,规模接近上半年的两倍

2018-12-21   来源:中国联合钢铁网

今年下半年以来,国家发改委恢复对大额基建项目的审批。

根据发改委官网披露的数据,它前三季共审批 147 个项目涉及投资总额 6977 亿元。其中,7-9 月审批的项目投资金额 4347 亿元,是二季度的 4.8 倍,是一季度的 2.6 倍。

但跟 12 月比仍相形见绌。

昨天(19 日),发改委一天之内连续批复上海、杭州两地总计约 4000 亿元投资额的地铁项目。再加月初重庆和济南获批的地铁项目,本月光这四座城市的获批地铁项目金额就已经达到 4642 亿元,超过此前任一季度的数据。年内获批的固投金额已经比去年多 30%。

半年前的政策导向还不是这样子的。

年初为了去杠杆,发改委放慢甚至叫停部分基建项目审批

2008 年金融危机时,中国政府拿出了 4 万亿元以刺激经济。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在一份报告里写道,由于地方政府能够直接控制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当时全国各地以政府为主导进行大量投资,集中建设基础设施(铁路、公路、机场/基础设施)。

根据上述报告的数据,2009 年基建投资增速高达 42.16%,拉动 GDP 增速强劲反弹。2013 年后基建投资增速仍高于整体的固定资产投资,这个期间避免了经济增速过快下滑。

仅在公路方面,中央电视台纪录片《改变地球的一代人》中提到,1989 年中国的高速公路总长不足千公里,截至 2016 年底,中国高速公路已超过 12 万公里,是“世界上最大的公路筑路国”。

基建投资带来的代价是地方政府债务率增长,仅 2009 年就高达 61.92%。2013 年末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 17.9 万亿,为 2008 年末的 5.5 万亿 3 倍多。

华创宏观团队的数据也显示,基建投资自 2009 年以来,十年间衍生的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共计达 40 万亿。

为了防范地方债务风险进一步扩大,“去杠杆”——尤其降低地方政府负债率从 2015 年之后成了中央一项重点工作。

2013-2017 年期间,全国基建从同比增速以每年两个百分点的节奏逐年下降。

在这期间,中央曾叫停原本发改委批复的包头地铁项目;发改委也在 3 月提高轨交申建门槛。

中信证券部的分析师认为,这个过程中,受影响的政府基建融资今年全年将减少 4.76-5.11 万亿元。

现在基建投资又重新上涨了。

消费、投资、出口

消费、投资和出口,是经济学家用来分析一个地区在一定时期内宏观经济运行情况好坏的三个重要指标。

仅从增速变化来看,国家统计局公布的 11 月投资、出口、消费三大数据基本处于历史新低。

11 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 3.52 万亿元,同比增长 8.1%,增速创近十五年以来新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主要统计了个人和企业在网上和线下的实物商品消费,以及餐饮收入。按分类计算,日化、家具、通讯器材、石油以及餐饮的收入增速高于整体平均水平。

另一个代表消费的数据——居民消费支出——包含居住、医疗、教育、文化娱乐等消费支出,在今年前三季度达人均 1.43 万元,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同比增长 6.3%,增速继二季度短暂反弹后再次放慢。

具体来看,居住、医疗和生活服务仍为消费支出大头,在收入被房贷挤压之后,支出被尽量控制在必须消费品上。

出口数据也因为多方面原因下滑。以美元计价,相比于 2 月 24.4% 的累计出口增速,11 月减半、至 11.8%,同期进口数据表现平稳。

而今年 4 月海关总署不再公布出口商的新订单和成本的领先指标,同时也停止披露有关国家和地区原油、汽车和其他主要项目的进出口数据。

可衡量制造业在生产、新订单、商品价格、存货、雇员、订单交货、新出口订单和进口等状况的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即“PMI”)11 月录得 50.0,为 2016 年 7 月以来新低。

与此同时,10 月底国家统计局以违规统计叫停了广东省自己编制的 PMI 指数,并要求整改。叫停之前,广东 PMI 已经发布 7 年。广东 PMI 指数于今年 3 月开始下滑,至 8 月为 49.3(低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 PMI 51.3),是自 2016 年 3 月以来指数第一次回落至荣枯线下。

还是靠基建来补

而在投资方面,原本地产是中国固定投资增速保持高增长的重要推动力。但单从统计局披露的数据看,房企在面临偿债压力和政府限价、限购等多重紧缩调控政策后,拿地、开工意愿放缓。

中国指数研究院数据显示,今年前 11 个月排名前 10 位的房企拿地金额和面积相比去年减少一半以上。而房企的消极表现又进一步影响土地市场,今年前 11 个月中国 35 城住宅用地流拍率 22.8%,为 2008 年金融危机之后新高。

今年11 月累计固定资产投资 60.9 万亿元、增速为 5.9%,创统计局自 1995 年有数据记录以来的新低。

外商直接投资的数据也在变差。以美元计价,今年前 11 月中国吸引外商投资达 212.6 亿美元,同比增长 1.1%,为今年增速最低。仅 11 月单月而言,外商直接投资额为 136 亿美元,同比下降高达 27.6%,为近两年以来新低。

按 2008 年的经验,在其他经济都不行的时候,中国提振经济仍需要依赖于基建投资,通过时间换空间刺激企业、社会其他消费。

但一方面基建对 GDP 增速的拉动率正在放慢。另一方面,中国经济经过 30 多年超高速增长之后再放缓是自然和必然的。复旦大学经济学教授韦森此前曾就这一现象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宏观政策导向不能逆经济下行的趋势而动。

“这一波投资高峰会在未来几年时间里过去,但是留给地方政府的是巨大的负债,”韦森教授说,“这些负债是依靠地方融资平台借债或者银行贷款来承载的。随着土地收益下降,地方政府要借新债还旧债,还要发新债来谋发展。这种经济增长方式长期而言难以为继。”

【免责声明】以上文章转载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愿在本网发布,请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