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热轧震荡偏弱运行

2018-12-29   来源:中国联合钢铁网
 
摘要:今年的钢铁市场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1月到3月底,钢材价格整体呈震荡下跌态势。第二个阶段是从4月一直到8月下旬,钢材价格整体步入上行通道,基本达到了近八年的最高点;第三个阶段从8月到目前,钢材价格震荡下行。整体来看,2018年上海市场现货均价4117元/吨,较上一年度均价3755元上涨362元,增幅9.6% 。主要影响行情的原因有京津冀周边环保严格要求对供应的影响,环保的全面督查行为对市场心态的刺激,以及三季度在中美贸易战背景下下行压力。现货过去一年的波动率计算价格上下限,以当前价格3680为均值,70%的概率,价格会在3300-4100元之间运行;根据实际情况加以修正后预计运行范围在3300-4000元之间波动运行;总体情况来看,实际均价将会低于2018年均价,预计下降200-300元,整体弱势下行,预计总体的行情走势前高后低,第一高点可能会在4月,过去的两年在4月份都出现明显的下跌行情,形成年内价格最低点,但是市场对于明年整体经济形势的有所担心可能会减少春节前备货的动力,以及对春节后需求短时释放的程度,供需错配可能造成一拔行情。下半年可能因为经济形势的好于预期,采暖季限产力度强于预期,12月份出现年内的第二高点。
 
第一部分 2018年热卷市场回顾

一、价格:波动下行,“先下跌再冲高回落,最后一哆嗦”

在2018年供给侧改革深入化的情境下,钢铁行业也迎来一波春天。我们将今年的钢铁市场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1月到3月底,钢材价格整体呈震荡下跌态势。这是钢铁行业比较传统的淡季,主因在于临近春节以及各地各行业开始停工,需求不大。第二个阶段是从4月一直到8月下旬,钢材价格整体步入上行通道,基本达到了近八年的最高点,也是2015年末开启本轮上涨的最高点。主因在于今年4月份以后,受二季度受推迟需求集中释放,以及热轧供应端从去年9月份延续至今年4月份同比减量过程叠加,使得热轧社会库存去化速率较快,库存较长时间都处于历史低位水平,加之当时唐山、邯郸的非采暖季限产政策推出,还有一浪高过一浪环保督查的声浪,使得持在5%左右的增速,因此钢材价格整体震荡上行。钢厂盈利能力得到显著改善,热卷生产利润年均也达700元左右。第三个阶段从8月到目前,钢材价格震荡下行。主要因为今年采暖季环保限产措施不及预期,取消了去年的“一刀切”政策且执行力度有所放松,叠加需求端基建增速的连续下滑,以及在中美贸易争端背景下对需求影响,引发对明年宏观经济的下行的担忧,因此呈现出供给稳中有增,但需求有所放缓导致的价格下跌。整体来看,2018年上海市场现货均价4117元/吨,较上一年度均价3755元上涨362元,增幅9.6% 。

二、热轧供应增加,中板和带钢的减量明显。

从统计局的产量数据来看,2018年1-11月份中厚宽钢带产量累计14145.8万吨,累计同比去年增加5.8%,利用回归方式推算热轧薄板,中厚宽钢带,热轧薄宽钢带三项合计的大口径热轧产量为21006万吨,据此进一步预测2018年全年热轧产量应为22471万吨,如按累计同比增幅6%预测全年产量为21689万吨。总体来年度产量就在21689-22471万吨之间,同比增幅为6%-9.8%之间。随着5月份之后产量月度同比正增长开始,下游直接需求表现稳中走弱,但是市场库存并没有明显大幅增长,我们度在品种之间流动来寻找原因:

实际应用过程中,热轧带钢,中板和热轧卷板之间有部分下游需求是重合的,一方面去年环保搬迁产生的带钢供应缺口在今年并没有完全补齐,仍需要一部热轧分条来替代,另一方面在连续两年的环保和去产能政策环境之下,今年的中板也在部分时段和扮演和带钢一样的角色,因为邯郸地区环保限产而使得产量明显下降,而以挖掘机为代表的工程机械用钢需求较好,在中板价格独领风骚之间,热卷中一部分中厚规格资源用于对中板产能不足进行补充。上述带钢和中板的供需不足,一定程度消化热卷的产量增加,并对价格形成一定支撑。

三、库存冲高回落,一季度压垮现货价格;后期低位支撑价格。

库存是整体产业链中表现最活跃,变化最频繁的因素,它的作用也更复杂。它即可能代表预期,也可能代表供应和需求;特别是可能左右短期行情的变化。以今年的行为例,上半年春节后过后,社会库存数量从年前1月5日的170.21万吨,一路连续增长至3月初的279.23万郚,累计增幅64.05%,增长时长和幅度都要明显弱于17年春节后的水平。此后经过3月底的价格触度后,随着需求正式释放,库存开始进入减量周期,至6月8日达到年内第一个低点。在这以后到9月初,库存始终处于缓慢小幅增长的过程,值得注意是,当库存在8月下旬同比超过去年同期水平,数量仅低于2015年同期水平时,与此同时,价格也在此时发生趋势性转折。经过9月份相对稳定后,因为国庆节假期的原因,产量同比明显增长使得库存达到年内第二个高点,远超2016和2017同期水平,逼近2015年的数量。在超过年内最高同比增幅的情况下,对价格也造成一定的下行压力。时于年末,库存经过连续2个月减量,达到近三年来同期水平线附近。主要是因为采暖季和意外事故造成的减产,跌价造成订单和产量减少等等供应减量所致。

第二部分:热轧市场2018走势展望

一、新增产线及供应量;

2017年末至2018年内实际投产6条,合计投产产能1920万吨,新增产能占原有在产产能的比例为7.94%;2018年12月末随着唐山国丰产能退出后其原有2条1450热轧产线随之停产,关停产能400万,为了便于说明问题,特在2019年产能变化表中列出。2019年内预计可能建成投产的产线共有13条,涉及产能3105万吨,新增产能占当前在产产能比例为12%。如果可以全部顺利投产的话,减去停产的部分产能,至2019年末在产热卷产能可达28795万吨,逼近3亿吨大关。但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目前投产可能最大是一季度投产2条,合计410万吨;其中1条以薄板,以热代冷为主,另一条1450产线以冷轧基料为,主,以填补国丰产线退出形成的市场空间。接下来再有可能投产的是第三、四条产线,涉及产能为530万吨;前面两个大项合计产能为940万吨。站在当前时间节点来看,坦率地讲其余9条产线建设计划确实,但建设进度和年内能否投产尚不明确。;那么年内较有把握投产的新增产线预计:410-940万吨;年内较大概率增加的产量为330-600万吨。

二、宏观及下游需求

美国随着减税和制造业回归本土政策刺激效应过去后,美联储加息政策使得资金不断收紧,三大股指大幅下跌可能预示新一轮的熊市的来临。而欧洲三驾马车的德国受换届的影响面临困难,法国在结构性改革遇到极大的阻力,英国更是面临脱欧的阵痛。这些传统贸易伙伴经济因难,再加中美之间复杂充满不确定性的双方关系,使得全球经济前景黯然,这些传统出口市场需求的减少直接影响东部出口导向型行业产品生产和出口。围绕“一带一路”战略,不断深化与相关地区国家的合作,以更多的建设项目的合作,带动国内产能过剩的产品的生产和出口,同时结合国际分工的调整,配合国内制造业升级战略,将一部分产能转移出去。

经过今年的降杠杆,防风险,清理债务的行动之后,增强银行和金融抵抗风险的能力。随着明年稳字当头的要求,资金在保证稳健松紧合适的前提下,将会更注重定向投放和实际融资成本的下降和效果。在减少个税和增值税的前提下,尽力促进和扩大内需和消费升级,以配合供应端结构调整和产品升级。在对风险控制政策变得更灵活的情况下,为了稳定经济,传统基建结合补短板将会是政策的发力点,同时5G为代表的新基建的建设,将会未来的经济增长的基础。房地产在结速去库存和货币棚改后,将可能进入一个增库存的周期,但是房住不炒,争取在不刺破泡沫前提下,稳定价格为长效机制争取时间。而房地产的增量因为流动性的流向限制,不会出现继续加速的扩大的情况。在大面积放水的前提下,将保证更多的钱进入制造业等实体行业。

明年供给侧改革将继续深入推进,但是十三五期间的去产能总体目标已经基本完成,明年将会进行钢铁产能置换情况的全国范围的检查。可以会对一些违规新增的产能给予查处和调整。同时以宝武与马钢合并为代表的并购和联合,将会得到加强。这将改变竞争格局和竞争的方式。而受稳定经济的要求,总体保证环保要求和效果的前提下,具体进行时更注意个性化,避免一刀切的执行。可能客观上减少对供应数量的影响。针对热轧产能而言,明年仍将是继续增加的年度,对价格仍将形成下行的压力。

目前工业中用钢分行业中,金属制品和通用设备的增速减缓较为+明显。明年仍可能持续减缓。机械行中贴近消费端的机械品种将会保持较增长,投资端的机械产品也将会受到基建投入和项目的增加,工程机械类继续保持增长,但是投资相关非建筑类的产品产量可能会有所回落,整体增速将继续放缓。汽车产销量今年负增长后,明年货车和工程车仍将表现较好,乘用车的产销仍可能转为负增长,新能源汽车虽保持高速增长但是规模仍将有限不足以保持整体规格和增速。明年仍将何转低的增长速度,而电气机械行业和专用设备行业增速可能小幅回落。集装箱产量受今年基数较高的影响,可能保持较低的增速,但仍将有望保持增长。造船行业根据当前的手持订单数量和行业特点,明年完工量将会同比较好的增长,对于热轧板材需求有整体的利好。

整体下游需求减少的大背景下,汽车家电的产量弱势使得冷系和冷轧基料的减少,更多的热轧以普碳的形式供应市场,对价格形成压力,同时中板产线随着首钢京唐二期3500线,山钢日照4300线完全达产和3500线投产成功等等,产能和产量在新年预计会有所增加,带钢方面三钢的950轧机,龙钢850轧机以及其它带钢的投产也将一定程度减少供应缺口,造成热轧替代需求的减少。

第三部分:价格趋势预测

从价格周期来看,从11月初跌破4000元整数关口之后,已经跌破从2015年底以来连续上涨的趋势通道的下沿,目前在3700一线获得较为有力的支撑。并连续保持3周后,年末一周再次跌3700至3680元,长周期来看价格可能进入下跌通道。但是我们还要着重考虑政策和环保等不可邓测等因素引发的,超出预期的行情波动。以现货过去一年的波动率计算价格上下限,以当前价格3680为均值,70%的概率,价格会在3300-4100元之间运行;根据实际情况加以修正后预计运行范围在3300-4000元之间波动运行;总体情况来看,实际均价将会低于2018年均价,预计下降200-300元,整体弱势下行,预计总体的行情走势前高后低,第一高点可能会在4月,过去的两年在4月份都出现明显的下跌行情,形成年内价格最低点,但是市场对于明年整体经济形势的有所担心可能会减少春节前备货的动力,以及对春节后需求短时释放的程度,供需错配可能造成一拔行情。下半年可能因为经济形势的好于预期,采暖季限产力度强于预期,12月份出现年内的第二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