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联合钢铁网 >> 精品文章最新资讯 >> 正文

石家庄推出最严治霾令的尴尬:空气质量指数仍破千

2016-12-23 09:35
分享到: 更多

石家庄最严治霾令背后的“破千”尴尬

连日的雾霾席卷了近百万平方公里的国土,而地处华北平原腹地的河北石家庄市,因为PM2.5和PM10一度双双突破1000微克/立方米,可称本轮雾霾的核心之地。

而石家庄举全市之力开展的“利剑斩污”行动正进入尾声,这是一个目标明确的治霾行动。从11月17日至12月31日,关停上千家燃煤企业、每天限制一半汽车上路,目标是要在2016年底前45天时间内,“完成全年PM2.5浓度下降10%的考核任务”、确保到年底前不出现AQI(空气质量指数)日均数值500以上的“爆表”天气。

然而,治霾行动第18天,12月4日,石家庄全天“爆表”。12月17日——21日,连续5天“爆表”。甚至创下AQI指数1155的极端污染天气纪录。

离“利剑斩污”行动结束不到10天,石家庄给自己出的“考题”面临“收卷”,石家庄市政府一位高层领导心情复杂:“我们急死了,也努力了,但是不得不说,效果不好。”

作为一个近年时常登上空气污染黑榜的城市,面对汹涌而来的雾霾,政府部门如何应对,考量着主政者的政治智慧。而被史无前例的限行、限产乃至停产裹挟的市民,也要面对生活完全被雾霾打乱的窘境。

“决战45天”

张蔚(化名)从一个没有显示任何门牌的办公室里走出来,头发蓬乱。

“我现在什么都跟你说不了,但是我可以告诉你,这里很忙。”

这是石家庄市“大气办”,按照石家庄市环保局工作人员的说法,11月17日,石家庄为期45天的“利剑斩污”行动实施方案,有一部分就是通过这里决策的。

张蔚现在每天的工作,就是围绕“利剑斩污”行动而做,这是一个被称为史上最严治霾令的行动。

“除承担居民供暖和保民生等重点任务的生产线外,全市所有钢铁、水泥、焦化、铸造、玻璃、陶瓷、钙镁行业全部停产。”、“对全市制药、化工、包装印刷、家具等行业实行清单式管理,原则上所有挥发性有机物生产工序全部停产。”此外,市区所有建筑工地、路桥工程停工、汽车单双号全天24小时限行。

11月17日,石家庄市委书记、市长邢国辉在石家庄市第63次常务会议上公布了这次行动方案。新京报记者查阅环保部相关数据,9月中旬以来,石家庄连续出现多个重污染天气,在全国74个重点城市排位持续倒退。今年7-11月石家庄PM2.5浓度同比上升了34.7%。

“为扭转被动局面,市政府决定利用从现在到年底仅有的45天时间,在全市开展一次大气污染防治‘利剑斩污’行动,确保2016年PM2.5年均浓度不出现‘不降反升’问题;确保到年底前不出现AQI日均数值500以上的‘爆表’天气。”

同时,“利剑斩污”行动也是今年年中,河北省为落实中央环保督查组督查反馈意见所做的整改承诺。

此外,石家庄还面临一个数值化考核,“完成全年PM2.5浓度下降10%的考核任务”。

企业停产命令一级一级下达,到17日下午,石家庄东边的晋州市,几百家隆隆鸣响的工厂相继陷入沉寂。

谷郢(化名)是晋州市槐树镇一名政府职员。“命令”到达的那天下午,他和全镇39名乡镇干部的分工已经完成。“全镇100多家企业,全部停产,每个人分包3家企业,全天监控不能复产。”

谷郢说,入秋以来,晋州市接连出现重污染天气,“阳光一照,空气里漂浮的都是白色粉末”。这是一个集聚了100多家建材企业的小镇,大部分企业需要烧煤炭。

一个做矿棉吸音板的企业接到了要求停产的电话,“3个小时之内,必须停产,复产时间没说。”

有些做矿棉吸音板的工厂不情愿关厂,这里的100多家企业生产了全国90%的矿棉吸音板,楼市一波接一波的小高潮,导致建材市场重新苏醒,他们的生意都不错。

“你们要以大局为重。”谷郢安慰自己包干的工厂老板。

行动开始后,每天他要去3家工厂看一圈,晚上就睡在其中一家。

“严防死守,决战45天”,邢国辉在11月17日的常务会议上强调。

“决战”的氛围在这个远离市区的小镇上已经显现。一位做钢丝的企业老板抱怨着:“实际上不管污染的、不污染的都让关了,矿棉吸音板厂污染比较大,但是龙骨厂不烧煤炭、只用电,污染小,也都停了。”

12月14日,矿棉吸音板厂的老板焦立丰红着眼睛,单手撑在办公桌上。“你别问我正在忙什么了,停产45天,我焦虑我的生存问题。”焦立丰说,他的订单一部分出口,现在越洋电话打来,他拿不出货,担心客户就此流失。但“现在各行各业都在为治霾决战”,他能做的,也只是每天看着办公室几个人拿着材料急得转来转去。

“再难,这45天之内也不准复产。”石家庄市环保局一位处长说。一份“环保局决战45天利剑斩污行动督导检查安排”表显示,环保局从局长到副局长10个领导分10个小组,每个领导负责2~3个区,不定时督查,督查队伍几乎覆盖了石家庄市环保局全部人员。

“每天都要出去看一圈,有没有冒烟的、排污的。看完回来,一般就到了凌晨12点多。”这位处长说,他本来是负责监督污水的,现在监督大气的时候更多。
“破千了!”

12月17日-20日,石家庄的AQI指数连续4天爆表,最严重的时候,8个空气质量监测站中有7个数值在912~1000之间。

第8个监测站设在了距离石家庄市区西南约15公里的封龙山,在市内监测站爆表甚至突破1000的数值时,这里的数值只有100多,显示轻度污染。 有石家庄人戏称其“为拉低平均指数而设”。
912-1000,这是一组怎样的数据?

根据《环境空气质量指数(AQI)技术规定(试行)》,空气质量指数划分为0~50、51~100、101~150、151~200、201~300和大于300六档,对应于空气质量的六个级别分别是优、良、轻度污染、中度污染、重度污染、极度污染。通常意义上谈论空气质量指数爆表,是指超过500。1000是不太常见的极度污染状况。

这一点,石家庄人的直观感受是,暴露在户外时,厚重的空气混杂着煤烟味儿使呼吸变得难受,浑厚的颗粒物质还严重阻挡视线,导致户外的人看不清四周的车辆和行人,晚上甚至难以分辨红绿灯。
AQI的评价综合了细颗粒物(PM2.5)、可吸入颗粒物(PM10)、二氧化硫、二氧化氮、臭氧、一氧化碳等六项。其中,环保部公布的影响石家庄空气质量的首要污染物一般为PM2.5和PM10。
1015,是石家庄世纪公园监测站在19日中午监测到的PM2.5浓度。

1155,是石家庄22中南校区监测站在20日凌晨2点左右监测到的PM10浓度。

人们在网络上用“破千了!”来形容自己对这组数据的震惊。

45天决战还有10天时间,面对这样的爆表天气,石家庄市一位部门负责人面对记者说了四个字:“苦、累、无奈。”

从环保部公开的数据统计,从11月17日至12月22日,石家庄已经至少出现5个日均值500以上的“爆表”天气。而对比2015年和2016年的11月17日至12月20日,2015年在这一个多月时间里一半为优良天气,而2016年除了1个优良天气,其余几乎全部为重度污染。

这意味着,“45天决战”目标或将落空。

石家庄大气办的负责人不愿承认这个结论:“利剑斩污行动的目的是为了全民身体健康,这个是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从行动开始后出现爆表天气就认为行动失败的说法是不对的。”
“这么重污染也没停课”

极度污染的天气下,站在石家庄市区任何一处高楼往外看,灰黄的空气弥漫,原本近在眼前的对面高楼却如加过滤镜的悬浮物。

杨琴(化名)在19日22点开车至学府路和东二环的交叉口,车开过了路口,才能勉强看到是红灯。

新华社记者用“浓得化不开”来形容自己看到的石家庄雾霾.

河北省人民医院里,呼吸系统科跟儿科相连,看儿科和呼吸系统科的患者将长达数十米的走廊全部站满。

呼吸科一位医生告诉新京报记者,卫计委向河北省大多数医院拨付专项资金购买仪器,用于检测患者肺功能。近期,他每天上班几乎全部在为检测肺功能的患者工作。

科室的墙上,挂着“慢阻肺”的科普图画,其特征是由慢性支气管炎和肺气肿导致气流受限。病因一栏写着:吸烟、大气污染等。这位医生说,慢阻肺是这里新增病例比较多的一种病症,以慢阻肺为主的呼吸系统疾病目前在中国城市居民死亡原因中占第4位。

杨琴开车时不敢开车窗。她也曾是医院呼吸科的一个病人。“我儿子呼吸道住院两次花5000多,我两次因为呼吸道感染发高烧,花了近7000。”

石家庄市民胡彬(化名)最担忧儿子上学问题,“这么重污染也没停课。”

11月30日,石家庄市曾发生过一次极度污染天气。石家庄市教育局在30日22时发布中小学校12月1日停课的通知。但是,4个多小时后,凌晨两点半,该市教育局突然又紧急叫停“停课通知”。根据环保部数据中心记录,11月30日22时,石家庄空气质量指数为487,重度污染,到了12月1日凌晨3点,空气质量降为247。石家庄市大气办负责人称,“就是因为当时来了风,空气质量突然转好,才改的通知。”

12月20日晚10点多,胡彬去学校接孩子放学。彼时石家庄市空气质量始终处于爆表的极度污染状态,甚至突破了1000的指数。

胡彬说,北京的空气质量指数为260多时,就已经通知中小学停课,天津在平均指数280左右的12月20日,也宣布停课。“就是石家庄特殊,多大的雾霾都不停课”。

直到12月21日,石家庄市教育局才宣布石家庄小学和幼儿园停课一天。

“决战”氛围下,汽车实行单双号全天限行措施,为了缓解限号带来的交通压力,石家庄市区公交全部免费。也正因如此,公交车上人满为患,每辆车内都像沙丁鱼罐头一样塞得满满的。

据媒体公布的数据,公交车免费后每天平均运客人次比平时多了70%。石家庄公交总公司取消了全体人员公休,3950辆公交车全部上线运营,比平日每天增加了600辆。

市民小白说,以前谁要说石家庄不好,她都会据理力争,但几年来,雾霾让石家庄的城市声誉跌至谷底。她开始考虑是不是在海南帮父母买套房,将来就做候鸟了。

“停产”企业悄悄开工

12月11日,新京报记者从石家庄一路向东,沿途经过藁城、晋州、辛集,道路两边带有小型烟囱的工厂随处可见。

查阅河北省产业结构相关资料,与河北唐山、邢台等地的“钢铁围城”、“煤炭围城”导致的重度污染不同,石家庄除了有部分钢铁和水泥工厂之外,周围还聚集着大批建材、皮革、制药等工业企业。
2016年12月11日,位于石家庄市东70多公里的辛集市AQI“爆表”。

这是一个以皮革生产为主要产业的县级市,号称“中国皮都”。

辛集市锚营制革区,刺鼻的烧焦塑胶制品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一家多晶硅生产企业烟囱冒着烟气。

多家制革企业门口的保安均表示已经停产。但是走进厂区,仍能发现机器开动,工人在紧张抖动带毛的皮革制品。

路面上,两名环卫工人埋头清扫黑色的废水。

“你看废水这么多,不知道哪一家排的,这些企业都说停产了,但这废水哪来的?每次环保督察组要来,我们头儿都让我们想办法打扫得干净一点儿。”一位环卫工人说。

11日下午,辛集市环保局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不接受采访。

“我不知道你问的是什么,我什么都不懂。”他说。

晋州市槐树镇100多家企业中,几家用电的龙骨厂悄悄拉开了电闸。

“我们压力也很大。”槐树镇一位干部告诉新京报记者,企业全部关停,他们首先担心地方财政。“肯定有影响。”

北京工业大学循环经济研究院教授李云燕曾对石家庄周边小型污染产业围城的发展模式提出质疑。例如前几年,槐树镇钢丝厂效益很好,当地很快从几十家发展到了200多家。在此过程中,并未见政府有任何指导,相反,政府鼓励农民办企业。

一位钢丝厂老板说,政府会给优惠政策,比如办厂前两年免税。这位老板说,这两年槐树镇钢丝厂产能严重过剩,当地钢丝生产企业“都不赚钱”。

为什么是石家庄

在如此大的治污力度下,石家庄为何反而出现了持续时间更长的极度污染天气?

有人认为和石家庄的地理位置有关,石家庄处于太行山脚下,西面、北面环山,地形比较“闭塞”,这种地形阻碍了西北风的同时,不容易扩散污染物。

中国气象局高级工程师朱定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今年为厄尔尼诺年。在出现厄尔尼诺事件的年份,北半球一般都会经历暖冬。暖冬期间,极地冷气团(冷空气)向南伸展的幅度会缩小,相应地,冷空气向南影响到我国,并且给我国带来大风的几率也会减少,因此容易出现静稳天气,导致“雾霾”亮相的频率增加、程度加重。

石家庄本地一家媒体也刊文称,厄尔尼诺现象导致石家庄静风天气多发,大风来得少,污染便在此形成高地效应。

石家庄市一位市领导在与新京报记者“交流”时,认为此轮雾霾天气的主因是“一个是气候,一个是区域传输”。

根据环保部数据中心显示,此次重雾霾天气袭击华北地区之前,山西、内蒙古、河南、山东等地都曾出现严重污染。这位市领导认为,刮南风和东南风,山东和河南的污染物就会传输过来;刮西南风,山西污染物会传输过来,这时石家庄指数就高。

11月18日,“利剑斩污”行动第二天,石家庄市政府曾向市民公告,石家庄污染物主要来源有三个:企业燃煤、民众取暖;建筑工地扬尘;汽车尾气。

北京工业大学循环经济研究院教授李云燕则认为,石家庄产业结构不合理,污染物排放量超出环境容量,才是石家庄雾霾久聚不散的主因。

“这几年石家庄高能耗行业的产值没有降低反而增加,这不合理。” 李云燕说,2015年,石家庄第三产业占比45.8%,第二产业45%都低于全国的平均水平。同样,保定等河北重度霾污染城市也存在这个问题——第二产业占比过大。

而环保部最新的雾霾源解析也指出,燃煤——包括工业用煤和散煤即家庭采暖用煤等是石家庄雾霾的首要源头。

河北产业结构中,科技力不足可谓是硬伤。李云燕说,仅以万元产值消耗标准煤比较,河北与北京的就相差3倍之多——河北经济发展要放出更多的污染物。

据中国环境出版社出版的《北京市能源消费与低碳发展》显示,同样生产一万元的GDP,在2014年,北京万元产值消耗标准煤约为0.6吨。李云燕最新研究显示,石家庄直到2015年,标准煤消耗仍高达2吨多。
和李云燕一样,南开大学环境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朱坦也认为,工业结构的不合理是石家庄,甚至是整个河北雾霾产生的根本原因。

朱坦认为,由于污染已远远超过当地环境承载力。“如果当初石家庄发展适度,做到环境承载心中有数。就不会到今天这样非常严重。”

“河北省钢的产量到7亿吨、8亿吨,加上巨大的水泥、煤炭产量,很容易产生雾霾。”朱坦认为,除了加强监管、环境预警外。更重要的是在顶层设计上下力气。这就要求政府要想办法让污染的增量、存量减少,甚至于不增。“但这个办法一定是科学的,长远的。”

45天之后怎么办

一声令下,石家庄这座有近千万人口的省会城市付出了巨大代价,却似乎没有换来等值的回报。

除了“等风来”的期盼,人们也关心石家庄治霾所付出的经济损失。

一位市领导告诉新京报记者:“我们宁愿GDP压一压。”

“工地停工、企业停产,肯定有影响。但影响多大,要等元旦后经济数据出来再评估。我们一直在研究这个事。”

去年两会,河北省环保厅厅长陈国鹰曾透露河北省在APEC期间治霾所付出的代价。“APEC期间,河北停产了7926家企业,限产了500多家。包括APEC的大气污染治理、化解过剩产能、淘汰落后产能等和大气污染治理紧密相关的项目,一共影响了河北GDP1.75个百分点。”

记者了解到,河北省在APEC期间治霾跟此次“利剑斩污”行动力度相当,但时间上仅为“利剑斩污”行动的四分之一。

利剑斩污45天之后,也就是明年1月1日开始,石家庄究竟还会不会这么大力度来治霾?这也成为萦绕在人们心头的疑问。

“市里正在研究,现在还没有明确方案”。一位石家庄市级领导告诉新京报记者。

现在,不管外界的声音是什么,多家停产企业都“希望能撑到明年重新开业”。

离“45天决战”还剩最后10天。

12月22日冷空气南下,华北起风,石家庄也迎来了一个难得的蓝天。然而,天气预报显示,石家庄24日又将迎来重度雾霾。

相关信息
关于我们 | 网络推广 | 联盟伙伴 | 客服中心 | 联系我们 | 会员中心 | 求贤纳才 | 中联钢动态 | 网站地图
© 2002-2015 Custeel.com.中国联合钢铁网
版权声明 免责条款 公司总机:010-84184888 公司传真:010-84184999
  京ICP证150882号  京ICP备1503568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253号